<tt id="ukqso"></tt>
<acronym id="ukqso"><wbr id="ukqso"></wbr></acronym>
<object id="ukqso"><tr id="ukqso"></tr></object><object id="ukqso"><noscript id="ukqso"></noscript></object>
文章快速檢索     高級檢索
  重慶郵電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20, Vol. 32 Issue (4): 86-92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4.011
0

引用本文 [復制中英文]

仰義方, 陳沛珊。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的影響及應對[J]. 重慶郵電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20, 32(4): 86-92.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4.011. [復制中文]
YANG Yifang, CHEN Peishan. The Influence of Network Pan-entertainment Phenomenon on College Students' Values and Its Countermeasures[J].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20, 32(4): 86-92.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20.04.011. [復制英文]

基金項目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項目:媒介場域視角下意識形態話語權的嬗變與重構研究(20XJA710001);重慶市社會科學規劃一般項目:智媒場域下黨加強對青年思想引領力研究(2019YBMK011);重慶市教委人文社會科學項目:十九大精神的融媒體宣傳與教育機制研究(18SKSJ025)

作者簡介

仰義方(1986-),男,安徽安慶人,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博士,主要從事網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陳沛珊(1996-),女,重慶人,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網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文章歷史

收稿日期: 2020-06-24
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的影響及應對
仰義方 , 陳沛珊     
重慶郵電大學 馬克思主義學院,重慶 400065
摘要:當前,網絡空間充斥著大量粗鄙搞怪、戲虐謾罵等泛娛樂化信息,污染了包括大學生在內的全體網民的網絡生存環境。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的形成產生了消極影響,例如理想追求虛無化動搖其理想信念、行為方式功利化淡化其責任擔當、傳播內容媚俗化拉低其審美品味、信息獲取碎片化限制其思維發展。究其原因,主要包括大學生心智尚未成熟且具有求新獵奇心理、獨特的網絡信息傳播機制作用、一些錯誤社會思潮推波助瀾等因素?;诖?,應通過強化網絡生態治理水平、提升大學生媒介素養能力、加強大學校園文化建設、培養大學生審美情趣等多種舉措,積極抵制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的負面影響,為新時代大學生成長成才與發展提供良好環境。
關鍵詞泛娛樂化現象    網絡傳播    大學生價值觀    

習近平指出:“青年的價值取向決定了未來整個社會的價值取向,而青年又處于價值觀形成和確立的時期,抓好這一時期的價值觀養成十分重要?!?sup>[1]大學階段是青年思維方式和價值觀念形成的重要階段,將直接影響其人生價值走向。近年來,網絡空間充斥著大量粗鄙低俗、搞怪戲虐等泛娛樂化信息,對大學生的心理養成和價值觀塑造產生了消極影響。為此,應高度重視大學生價值觀

形成發展的網絡環境,采取有力措施抵制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的消極影響,這對幫助大學生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以及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具有重要意義。

一、網絡泛娛樂化現象的表現、特征及實質

從詞義上看,“娛樂”是一個同義復指的詞匯,《說文解字》中對“娛”字的解釋為:“娛,樂也。從女,吳聲?!?sup>[2]娛樂即有“娛懷取樂”“歡娛行樂”“消閑遣興”之意。娛樂消遣符合人的天性,是人類精神生活富足的重要表現。然而,伴隨著現代媒體商業化運作的推進、消費主義和大眾文化的盛行,惡搞、調侃等戲謔行為在網絡空間甚囂塵上,網絡泛娛樂化滲透到政治、經濟、文化等多個領域,以致于網絡生態環境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甚至影響到網民的價值選擇與價值判斷。

(一) 網絡泛娛樂化現象的表現

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指出:“一切公眾話語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并成為一種文化精神。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和商業都心甘情愿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無聲無息,其結果使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sup>[3]在信息高度密集、傳播速度迅速的互聯網時代,各種惡搞、調侃等戲謔行為為擴大其受眾面和影響力,借助網絡進行傳播,使得各種公眾話語日漸演變為“娛樂至死”模式。網絡泛娛樂化現象突出表現為以下三方面:第一,內容上過度娛樂化。在商業利益的驅動下,一些網絡媒體喪失了基本的職業操守,推崇“一切都是娛樂”“娛樂吞噬一切”的價值理念,企圖以打情罵俏、排斥嚴肅等低俗快餐文化激發廣大網民的興趣。第二,形式上追求感官享樂。有益的網絡視聽節目可以幫助人們緩解快節奏生活下的緊張壓力,有助于其釋放心情、放松身心。然而,一些網絡媒體以制造噱頭、追求賣點為手段,通過書寫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標題黨”、關注演員“顏值高低”、無限挖掘明星私人生活等方式,達到迎合受眾感官刺激的目的。第三,手段上依賴消費明星。在全民娛樂時代,不少網絡內容以娛樂的視角和方式進行策劃,以達到視覺愉悅與情感訴求的目的,特別是讓明星“加盟”以提高受眾的關注度,鎂光燈聚焦下的歌星歌手、電影明星、體育明星成為一些群體追求的人生目標。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容易使人們沉湎于感官刺激的享樂主義之中,在一定程度上侵蝕著社會主流價值觀的社會根基,弱化了主流價值觀的權威性和影響力。

(二) 網絡泛娛樂化現象的特征

當前,網絡泛娛樂化現象主要特征為:一是多樣性。從受眾角度看,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影響的群體具有多樣性,在網絡化生存的背景下,網絡社會中的各群體難以獨善其身,都會受到泛娛樂化信息的影響,特別是正處于價值觀形成階段的青少年;從類型來看,網絡泛娛樂化呈現的信息具有多樣性,例如從文學作品到影視作品、從網頁內容到當今火熱的短視頻平臺,表現形式多種多樣[4]。二是危害性。泛娛樂化現象中“娛樂”,指的并不是一般性質的娛樂行為,而特指調侃、惡搞等戲謔行為。習近平指出:“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單純感官娛樂不等于精神快樂?!?sup>[5]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帶有明顯的反傳統、反中心、反權威的印記。如果人們頭腦“硬盤”被網絡惡搞文化的“趣味性”所占據,社會生活中“硬性新聞”遭遇“軟化”,那么網絡作品的“營養價值”就會缺失,社會主義主流價值觀就會受到遮蔽。三是盲目性。在受眾主導的錯誤思維影響下,一些網絡媒體喪失了其應有的責任與擔當,熱衷于明星八卦、色情暴力的宣傳,盲目生產、發布、傳播娛樂信息,盲目追求網絡點擊量、轉載量,以低俗內容迎合少數人的庸俗趣味,以致于“一部分信息傳播受眾陷入倫理危機的漩渦不能自拔,使之距離至真、至善、至美之境漸行漸遠”[6]。

(三) 網絡泛娛樂化現象的實質

在馬克思看來,人除了從事物質生產勞動外,還能夠從事科學、藝術等創造性活動,“不被直接生產勞動所吸收,而是用于娛樂和休息,從而為自由活動和發展開辟廣闊天地”[7]。娛樂是人們閑暇時的主要活動,旨在促進人全面自由地發展。對于泛娛樂化現象,我們需要分析“娛樂活動”表象背后的本質,即泛娛樂化現象最終指向何處。泛娛樂化從范圍上來看,是“娛樂活動”界限的日益擴大,并向嚴肅領域不斷延伸,全面滲透到政治、經濟以及文化生活等各個方面。從表面來看,隨著網絡的快速發展,部分網絡媒體通過關注娛樂八卦、惡搞歷史人物等多種方式,宣泄、釋放現實社會帶給自己的壓力,從而讓人們獲得生理上的愉悅感和心理上的依賴感。從心理學上分析,動機是人的心理過程,是支配人的行為的內驅力,任何行為的產生都需要動機的驅動。網絡娛樂產品創作主體的價值取向直接關系網絡產品的品味高低。應該承認,基于殘酷競爭壓力和優勝劣汰環境的考慮,不排除一些網絡產品創作主體側重于聚焦部分消費者的獵奇心理需求和感官愉悅度,為娛樂而娛樂。但更應引起注意的是,一些網絡產品創作主體有意識地將自身價值觀念附著于娛樂產品,熱衷于“戲說”、青睞于“顛覆”等形式,其實質無非是借助“娛樂”的外衣傳播歷史虛無主義、文化消費主義等錯誤思潮,跌破真善美的價值觀道德觀底線。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反映出的“愚樂文化”,以同質化、娛樂化、低俗化的網絡產品呈現于網絡空間,其目的更多表現為企圖摒棄現實社會的道德框架,這終將致使社會長期形成的崇高感隕落,甚至導致社會部分群體出現“精神貧血癥”的現象。

二、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的消極影響

當代大學生是特殊的社會群體,規模龐大, 承擔著實現民族復興的時代重任,其具有什么樣的價值觀不僅影響自身的價值實現,而且影響國家和民族的命運。在信息化時代,網絡泛娛樂化現象消解著人們的理性思維、辨識能力和精神狀態,給大學生正確價值觀的形成帶來了一定挑戰。

(一) 理想追求虛無化動搖大學生的理想信念

理想信念是人們靈魂的支柱,決定了人們的價值取向。崇高的理想信念有助于振奮精神、鼓舞斗志,幫助人們形成高尚的道德情操。一旦理想信念之“鈣”缺失,極易導致精神上的“軟骨病”。在新的網絡技術推動下,知乎、網絡電臺、AB站彈幕、網絡直播等成為大學生信息交流的主要平臺。一些網絡作品為迎合大學生的心理和娛樂消費需要,對娛樂內容精心加工,以圖對大學生的價值觀念、理想信念、行為方式等各個方面產生影響。譬如,一些網絡影視作品偏愛傳播諸如歷史解密之類的信息,尋求顛覆性說法,販賣錯誤觀點,“不論是以‘翻案’‘秘史’‘真相’等奪人眼球的詞匯作為標題,將通俗文字和感性形象轉化為核心觀點,還是帶著放大鏡觀察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細小問題,以局部代替整體模糊人們的認知,最終都以推導顛覆性結論為目的,散布歪曲歷史事實的東西,解構人們的精神價值”[8]。大學生長期受此類網絡泛娛樂化信息的“熏陶”,其思維極易陷入認知誤區,容易產生政治信仰迷茫、理想信念模糊、價值取向扭曲的錯誤行為。

(二) 行為方式功利化淡化大學生的責任擔當

責任擔當是新時代賦予大學生的光榮使命,“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國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9]。大學生責任擔當使命的養成是一項“潤物細無聲”的培育工程,受社會實踐活動、社會行為規范、社會整體環境等多方面的影響?;ヂ摼W帶來的傳播資源社會化和話語權力全民化為社會輿論話語的釋放提供了無限可能。網絡泛娛樂化現象背后隱藏著消費主義傾向,隱含著拜物主義、享樂主義和個人主義的價值伸張。受到泛娛樂化現象的影響,“活在當下”與“即時享樂”成為部分大學生的真實寫照,其人生價值尺度逐漸向實惠觀念和個人功利主義偏移,校園“小額貸”事件、女大學生“裸貸”風波時有發生。此外,信息化時代的人際關系疏離化日趨明顯,“網絡使人與人之間的往來和交流具有了很大的間接性,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和溝通變成了人機器人之間的交往和溝通,因而造成了人機關系和人際關系的混淆”[10]。在此背景下,一些大學生追求“小我”,“宅男”“宅女”“佛系青年”成為其逃避社會現實、掩飾自身焦慮的真實刻畫,“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社會責任感被逐漸削弱,“幸福是奮斗出來的”的人生價值追求被背離,這不利于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優秀傳統文化的賡續與弘揚。

(三) 傳播內容媚俗化降低大學生的審美品味

審美活動是人類對美的認識活動,它“既是一項理性的、邏輯的活動,也是一種感性的、情感的活動,為了滿足精神享受的需要,審美活動也就成為一種價值活動”[11]。在網絡空間內,豐富的視頻、圖片等各式資源能讓大學生享受到審美樂趣、獲得身心愉悅,促進其對真善美的追求。然而,在消費主義和功利主義的強烈刺激下,一些網絡推手專為網絡“審丑”制造話題、搶登頭條,推崇網絡包裝“丑星”的“丑言丑行”,奉行“以丑為美、以俗為美”,在庸俗審美心理和審美享樂主義潮流的作用下,一些大學生對美的價值判斷被扭曲,對同質化的網絡娛樂內容缺乏審美辨別能力,陷入了單純“以樂為美”的審美判斷誤區。網絡泛娛樂化現象模糊了美丑、榮辱、是非的界限,泛娛樂化外衣裹挾下的“糖衣炮彈”使得一些大學生的審美被弱化、丑化甚至物化,以精神審美為表征的文化價值底蘊被削弱,最終被打垮的不只有青年大學生群體的審美情趣,更有中華民族的文化品質與價值尊嚴。

(四) 信息獲取碎片化限制大學生的思維發展

大學階段是養成成熟思維能力的關鍵時期,大學生思維活躍、求知欲強、易于接受新鮮事物,具有較強的可塑性?;ヂ摼W時代改變了人們的思維方式和記憶方式,“對傳統的傳播模式是一種解構,其話語方式更多地表現出反規則、碎片化、去中心的特點,嘲諷、質疑等成為新媒體中常見的風格,解構著現有的語法規則和話語結構”[12]。網絡經濟突出表現為“注意力經濟”,網絡社會趨向快節奏的生活方式,“必將對我們的思維方式產生長遠影響的一個最大的悖論是:互聯網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只是為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13]。在全民麥克風的時代,網絡信息以碎片化的狀態呈現,信息內容的完整性、真實性被破壞,加上大學生的辨別能力、思維能力尚未足夠成熟,面對泛娛樂化信息的狂轟濫炸,容易出現價值選擇迷失的傾向。如果大學生長期浸泡在低級趣味、缺乏公共性的網絡娛樂信息中,沉溺于快餐文化而無法自拔,那么其思維方式易趨于表面化,難以對文化現象承載的歷史積淀和精神價值形成有深度的理解和把握。

三、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影響大學生價值觀的因素分析

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的價值觀和行為方式產生了消極影響,其原因來自多個方面,主要與大學生所處的特定階段的心智發展狀況、網絡信息傳播的方式以及一些錯誤社會思潮干擾等因素密切相關。

(一) 大學生心智尚未成熟且具有求新心理

1994年,我國接入互聯網, 并被國際上正式承認為真正擁有全功能Internet的國家,我國的互聯網時代自此開啟。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絡新聞用戶規模達7.31億,學生在網民群體中占比最多,達到26.9%,網民中受過大學??萍耙陨辖逃木W民群體占比為19.5%[14]。大學生群體在校接受教育時間較長,缺少社會生活經驗,心理社會化成熟度滯后于生理成熟度,突出表現在:一方面,他們思維活躍、個性張揚、主體意識突出,對社會問題的認知摻雜著自身的情感傾向和思維偏好,網絡“惡搞”“開涮”等“標新立異”的內容迎合了部分大學生的心理需求和“求知”欲望,容易博取這一群體的閱讀、轉發與點贊;另一方面,處于青春期的大學生由于涉世不深,在面臨學業、就業壓力增大的情況下,一些大學生易于逃離現實生活中的各種挑戰,在網絡世界尋求歸屬感和認同感,沉迷網絡,最終改變了他們之前堅守的正確價值觀。

(二) 獨特的網絡信息傳播機制作用

信息化時代,互聯網成為各種思想觀點、利益訴求的集散地和意識形態競爭的“話語場”,為泛娛樂化信息的廣泛傳播提供了便利條件。第一,網絡信息傳播的匿名性特征拓寬了泛娛樂化信息傳播的來源廣度。網絡社會打破了現實生活中以財富、職業等為標尺的社會等級界限,人們可以擺脫現實空間身份、地位、權威的束縛,在匿名的網絡空間內,人人均能成為娛樂信息的生產者和消費者,從這種意義上說,互聯網時代是全民“娛樂狂歡”的時代。第二,網絡信息傳播的非線性特征加速了泛娛樂化信息的傳播速度。網絡信息傳播呈現“參與式傳播”與“傳播式參與”相互交映的景象,各種泛娛樂化信息借助裂變式傳播,影響人們的價值選擇。第三,網絡信息傳播的生動性提升了泛娛樂化信息的吸引力。在網絡資本邏輯的主導下,一些網絡推手利用青年價值觀可塑性強的特點,以文字、圖像、視頻等方式傳播泛娛樂化信息,誤導大學生的價值判斷。

(三) 一些錯誤社會思潮的推波助瀾

一般意義上,人們將泛娛樂化現象限定為“娛樂越界”,即娛樂超出自我邊界而廣泛進入政治、新聞、體育等各領域。究其本質,泛娛樂化現象不僅體現為表層的“娛樂越界”,而且體現為“一種戲謔具有價值象征意義的人、物及事件的‘價值侵犯’行為,而在這些行為背后掩映著的是一場娛樂盛行年代的價值虛無危機,具體表現為崇高精神的現代性虛無”[15]。簡言之,如果任由泛娛樂化信息泛濫,那么最終會不可避免地使大學生深受價值虛無主義的毒害。無論是現實社會或是網絡空間,均存在著一股“去思想化”的文化娛樂傾向,其目的是要通過泛娛樂的方式淡化主流意識形態。在網絡空間內,各種思潮借助網絡信息的傳播優勢,以泛娛樂化方式進入公眾視野,企圖擴大社會覆蓋面和影響力。譬如,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往往借助娛樂的“外衣”,以戲說、惡搞、詆毀歷史的方式散布錯誤反動觀點,編造、篡改歷史情節,試圖掩飾其政治意圖和價值取向;消費主義思潮則借助泛娛樂化的“包裝”,以大眾文化產品為載體,以視覺圖像的感官刺激受眾的享樂需要,推崇以物為本的消費觀和消費模式,忽視了人的精神追求和人的自由全面發展。此外,網絡空間中的各種錯誤思潮之間相互論證,為各自尋求網絡的生存空間和合法性存在提供佐證,一些大學生在“眾聲喧嘩”的復雜場景中迷失了自我,難以辨別錯誤的社會思潮,甚至放棄了政治上應有的心理防線,成為娛樂精神的“俘虜”。

四、抵制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影響的對策

網絡的進步與發展為人類生活創造了全新的環境,“網絡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網絡空間天朗氣清、生態良好,符合人民利益。網絡空間烏煙瘴氣、生態惡化,不符合人民利益”[16]。應積極關注大學生的健康成長和發展,從網絡生態治理、大學生媒介素養能力提升、大學校園文化建設、大學生審美情趣培養等多方面采取措施,幫助其形成抵御泛娛樂化現象侵擾的心理認同和行動自覺。

(一) 強化網絡生態治理水平,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

抵制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對大學生價值觀的侵蝕,應保持技術理性,堅持網絡技術服務人而非異化人的根本原則。第一,發揮網絡意見領袖的輿論引導作用。網絡意見領袖是網絡空間內極具影響力的極少數人,其話語影響著網民的價值態度和行為取向,引領著網絡輿論走向。為此,應積極培育堅持正確導向、熟悉網言網語的網絡意見領袖,加強教育管理,發揮他們在議程設置、話題發起、世事點評等方面的特殊作用,及時疏導網絡中的非理性情緒,抵制泛娛樂化信息的傳播。發揮大學生的朋輩教育效應,構建積極健康的“圈群化”輿論場。第二,大力推動網絡法律規范的制度建設。網絡空間并非超越道德和法律的純自由世界,針對泛娛樂化引發的網絡亂象,國家廣電總局自2011年10月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意見》后,又多次下發“限娛令”,為凈化網絡空間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一方面,要完善網絡法律法規建設機制,改變網絡法律規范建設滯后于網絡發展需要的現實狀況,提高立法級別,建立健全具有可操作性的網絡法律規范,抵制泛娛樂化內容的網絡傳播;另一方面,要加大網絡執法力度,充分運用大數據等信息資源,構建信息數據的收集利用機制,對觸犯法律的泛娛樂化信息的制造者和傳播者,依法給予嚴懲。第三,強化網絡媒體行業的自律意識。網絡媒介應自覺承擔起規范網絡言論的責任,樹立網絡文化意識及傳承意識,恪守網絡輿論公德,發揮其輿論導向、價值引領、凝聚共識的功能,為大學生提供優質的網絡產品和良好的網絡環境。

(二) 提升大學生媒介素養能力,培育大學生網民主體意識

互聯網時代,大學生既是信息接收者,又是信息傳播者。大學生具備的媒介素養決定了其愿意接收和傳播何種信息。當前,一些大學生之所以深受泛娛樂化思潮影響,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于自身缺乏應有的媒介素養,難以看清網絡泛娛樂化現象背后的本質。為此,培育大學生網民主體意識、提升其媒介素養能力迫在眉睫。第一,加強對大學生網絡媒體知識的普及。高??梢耘e辦網絡媒介素養的講座,普及網絡媒介素養知識,使大學生掌握媒介特征、功能以及制作過程等網絡媒體基礎知識,能看清媒介作品背后的真實目的,自覺抵制非理性的娛樂圈套。第二,拓展大學生媒介素養教育的內容。就多樣的大眾媒介種類而言,每一種媒體的信息傳播各有特點,大學生應學會包括網絡媒體在內的各種媒體的基本知識,判斷媒體信息的價值取向。特別是在西方國家“媒介帝國主義”對大學生價值觀產生消極影響的背景下,我國媒介素養教育內容的設計“要強化公眾對西方媒介本質的認識,對西方媒介霸權的警惕,對西方媒介信息傳播的批判認知”[17]。第三,豐富大學生媒介素養教育的渠道。高校應將媒介素養教育有機融入到大學生思政課程之中,采用課堂教學和課外實踐、線上交流與線下探討相結合等多種方式,不斷構建大學生媒介素養教育的多樣化渠道,使大學生對抵制網絡泛娛樂化信息侵擾持有足夠的免疫力。

(三) 加強大學校園文化建設,增強大學生文化辨別能力

大學校園是大學生學習與生活的主要場所,也是各種思潮最活躍、最敏感的領域。大學校園文化建設要充分發揮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引領作用,幫助校園文化從過于娛樂化的形式活動中走出來。高校必須增強自身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強化教育主陣地意識,打造健康和諧的校園網絡平臺,為大學生成長提供良好的發展環境。首先,打造校內線上信息交流平臺。運用現代信息技術,建立集大學生學習、生活、娛樂于一體的信息化交流平臺,通過信息傳播監控系統,過濾各種非法和違背道德的泛娛樂化信息,規范校園內的網絡信息傳播。其次,開發校園網絡文化教育產品。內容為王是校園網絡文化建設的核心,校園文化傳播的效果往往取決于內容的呈現形式。為此,一方面,要充分利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資源,制作適合當代大學生心理訴求的優質文化作品;另一方面,運用現代先進的信息傳播技術,對大學校園文化作品進行精心“包裝”,把崇高精神融入到平凡敘事之中,借助寓教于樂的方式,促進大學生對高雅校園文化的理解,將其從游戲、“肥皂劇”等泛娛樂化思維中拉回現實社會生活。最后,提高大學生對各種社會思潮的甄別能力。在多元價值觀并存、多元文化沖突的現代社會,要克服校園文化庸俗化、粗鄙化傾向,高校需要充分尊重大學生價值觀的形成規律,通過專家學者闡釋、革命故事分享、學生榜樣展示等多種活動形式傳播主流價值觀,把培育大學生價值觀與抵御各種錯誤思潮有機統一起來,引導大學生樹立崇高的理想信念,減少泛娛樂化現象帶來的價值沖擊。

(四) 培養大學生審美情趣,強化價值觀教育的正確取向

網絡審丑異軍突起是網絡泛娛樂化現象的典型表現,以丑為美的價值取向,使大學生陷入了審美誤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提高學生審美和人文素養……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18]。新時代,要強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引領作用,提升大學生的審美情趣,實現從網絡審丑向審美的回歸,讓大學生實現從功利需要向精神滿足的超越,同時消除網絡泛娛樂化現象帶來的負面影響。一要強化對大學生價值觀的正面引導,提高大學生的價值選擇能力。良好的審美素養有助于提高大學生的道德情操,“缺乏審美力,就等于陷入了‘認知癌癥’,無法內化社會涵養、外化品德實踐”[19]。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一種觀念意識形態,能夠有效整合多元意識形態。大學生的審美價值觀必須遵循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要求,堅守主流文化的價值陣地,擺脫被網絡戲謔的“泛娛樂化”命運。二要強化大學生審美價值觀教育?!皩徝澜逃仨毰c具體的藝術教育結合起來,通過審美活動培養大學生的審美感受能力和理解能力”[20],可開設審美相關的選修課程,激發大學生的審美情感,使其將美的標準和理想植根于靈魂的深處,進而在心理和實踐上自覺抵制泛娛樂化信息的入侵。三要在審美實踐中增強審美能力。馬克思指出:“動物只是按照它所屬的那個種的尺度和需要來構造,而人卻懂得按照任何一個種的尺度來進行生產,并且懂得處處都把固有的尺度運用于對象;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規律來構造?!?sup>[21]良好的審美情趣的培養有賴于審美實踐,因此大學生要主動參加自然實踐活動、藝術實踐活動和道德實踐活動[22],欣賞自然美、社會美和藝術美,正確認識網絡審丑現象,培養高尚的審美情操,形成抵制網絡泛娛樂化現象的行動自覺。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1卷[M]. 北京: 外文出版社, 2018: 172.
[2]
張章. 說文解字:上[M].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2: 157.
[3]
尼爾·波茲曼.娛樂至死[M].章艷, 譯.北京: 中信出版社, 2015: 4.
[4]
韓語.大眾傳媒泛娛樂化對大學生的影響及對策研究[D].重慶: 西南大學, 2019: 25.
[5]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 中[G].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6: 124.
[6]
謝霄男. 網絡低俗化炒作亂象的倫理之思[J]. 重慶郵電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9(1): 68.
[7]
馬克思, 恩格斯.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74: 281.
[8]
仰義方. 新媒體環境下歷史虛無主義的傳播特點與應對策略[J].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2017(2): 85.
[9]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R].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7: 70.
[10]
鄢本鳳. 社會主義和諧文化建設研究[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0: 217.
[11]
陶莉. 網絡審美生態系統的失衡與調適[J]. 新聞戰線, 2016(2): 22.
[12]
陳力丹.網絡對思維方式及思想發展的正負面影響[N].北京日報, 2012-04-23(18).
[13]
尼古拉斯·卡爾.淺薄: 互聯網如何毒化我們的大腦[M].劉純毅, 譯.北京: 中信出版社, 2010: 128.
[14]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R/OL].(2020-04-27)[2020-05-10].http://www.cac.gov.cn/2020-04/27/c_1589535470378587.htm.
[15]
郝娜, 黃明理. "泛娛樂化"現象:現代性語境下崇高精神的虛無困境[J]. 思想教育研究, 2020(1): 68.
[16]
習近平.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 2016-04-26(8).
[17]
袁軍. 媒介素養教育論[M]. 北京: 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 2010: 215.
[18]
習近平在全國教育大會上強調: 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發展道路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N].人民日報, 2018-09-11(1).
[19]
馬靜音, 曹銀忠. 共生與互融:短視頻時代大學生的國家認同教育[J]. 重慶郵電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20(2): 79.
[20]
朱晏. 網絡文化背景下大學生審美價值觀的建構[J]. 黑龍江教育學院學報, 2011(12): 128.
[21]
馬克思, 恩格斯.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9: 163.
[22]
王前軍, 楊星. 網絡審丑對大學生價值觀的影響及其矯正策略[J]. 廣西青年干部學院學報, 2015(2): 25.
The Influence of Network Pan-entertainment Phenomenon on College Students' Values and Its Countermeasures
YANG Yifang , CHEN Peishan     
School of Marxism Studies,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hongqing 400065, China
Abstract: At present, the network space is full of a large number of vulgar, mischievous, abusive and other pan-entertainment information, which pollutes the network living environment of all Internet netizens, including college students. The phenomenon of pan-entertainment on the Internet has a negative impact on college students' values, for example, the pursuit of nihilization shakes their ideal and belief, the utilitarianism of their behavior weakens their responsibility, the vulgarization of their communication content reduces their aesthetic taste, and the fragmentation of their information acquisition, which limits their thinking development. The main reasons include that the college students are mentally immature and have the psychology of novelty seeking, the unique mechanism of network information dissemination, and some erroneous social trends of thought. Based on this, we should strengthen the level of network ecological governance, improve the media literacy of college students,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campus culture, cultivate the aesthetic taste of college students and other measures, actively resist the negative influence of the phenomenon of pan-entertainment on college students' values, and provide a good environment for the growth and development of college students in the new era.
Keywords: pan-entertainment phenomenon    network communication    values of college students    
荣耀棋牌下载